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重点新闻 >

日本护理研修报告

作者:胡春颖   发布来源:康二   发表时间:2014-01-02 10:45:57

 2011年,我参加了全国外语水平考试,经过层层选拔拿到了由日本财团和日中医学协会合作提供的笹川医学奖学金,并有幸师从大阪大学清水安子教授进行为期一年的慢性疾病护理的研修生活。作为35期笹川医学奖学金30名学员中的唯一的一名护理人员,我感到又荣幸又很有压力。其他的学员都是医学生,并且大部分都是医学博士,而我只是一名临床的普普通通的护士。对于如何利用好这一年的时间学到自己想学的东西,还是曾经困扰了我很长时间。但是现在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没有浪费医院给我的这次机会,在这一年的研修生活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EMPOWERMENT——患者慢性病自我管理

201294日,我们所有笹川医学奖学金的学员到达东京参加日中医学协会的欢迎会,96日来到大阪大学报到。 清水安子教授是在糖尿病的自我管理方面权威专家,也是大阪大学保健学科最年轻的教授。在她的安排下,我有幸参观了多家医院和医疗护理设施。因为在出国之前我就很关注健康教育,所以就特别留意了日本的健康教育。日本糖尿病的发病率比中国还要高,但是大多数的病人都能够把血糖控制在理想的范围内。以兵库县尼崎市为例,糖化血红蛋白高于8.4%的比例才占到所有糖尿病患者的1.1%。当然这跟医疗水平、保险制度都是有着很重要的关系。但是我认为,就糖尿病治疗来说,生活习惯的改善也就是渗透进日常生活的自我护理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而做好自我护理的前提就是健康教育。日本的健康教育已经是专业化和多学科合作的方式。从医生到营养师、运动治疗师、临床检验技师、心理治疗师到牙科医生都会非常重视糖尿病的健康教育,并且每个专业都会为患者提供相应的咨询和服务,和护士一起做好患者的健康教育。除了各学科协作之外,日本的健康教育非常注意调动患者自己做好疾病自我管理的内动力,帮助患者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让每个患者感觉到虽然得了糖尿病但是依然可以过正常的生活,过有意义的有质量的生活。这就是EMPOWERMENT, 有人把它翻译成“授权”,有人把它翻译成“赋能”。其实我们医务工作者所掌握的仅仅是医学理论上的知识,对于患者的生活只有他们自己才是最清楚,他们可以在医院答应说我要健康饮食,我要每天运动,其实等他们一旦离开医院回到家里,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决定过什么样的生活,要不要健康饮食等等。所以患者的内动力和信心在自我管理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为了掌握EMPOWERMENT,学会将其应用于今后的健康教育中,我翻阅了相关图书和所有查阅到的文献,总结概括后写成了“Empowerment------ A new approach of diabetes education”已经投稿香港护理杂志,目前已通过同行评议,等待发表。

 

20135月,我参观了一个位于大阪府髙槻市的家庭访问护士站,并跟随护士前往社区住户家里进行家庭访问和护理。我受到了很大的触动。一个家庭访问护士到了患者家里,她的护理范围不是仅仅是测量血压,注射或者换药。她的工作范围是全部身心的各个方面的,从服药到饮食管理,从皮肤护理到肢体康复,从大小便到心里状态,是一个全面的评估和指导。在家庭访问的过程是护士一个人,没有医生的陪同,只有当患者出现异常的时候,访问护士才会和医生取得联系。我很佩服她们的专业水平、宽阔的知识面,也佩服她们的应变能力和高超的交流技巧。之后写了一篇《Home-visiting Nursing in Japan》的报告,投稿并参加了我们国家老年病学会组织的“老年健康论坛2013”。

 

 ALWAYS SAY YES——真正的“以患者为中心”

 随着对日本医院和护理体系的理解,我对“以病人为中心”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以前在国内写总结的时候总爱说这句话,其实是什么内涵从来没有思考过。直到清水教授带我参观了位于东京都千叶县内的龟田医疗中心。龟田医疗中心是一家私营的医疗集团,归属于龟田家族,综合实力在日本排名前5位,并于2009年成为日本首家通过JCI认证的医疗中心。这家医疗中心由综合医院、康复医院、门诊部、癌症中心、急救中心和医学院组成,位于美丽的日本海滨,风景秀丽。参观这家医院的时候它的“ALWAYS SAY YES”服务理念留给我深刻的印象。我就纳闷怎能做到总说是呢?比如患者要在病房里吸烟,比如糖尿病患者要饮酒,再比如家属要在查房时间来探视,不可能总是说可以吧。工作人员是这样向我解释的,我们医院是服务机构,服务的前提是我们要知道患者的需求,并且满足了患者的这些需求才会让患者满意。当患者来到医院总是得到“no”的回答后,患者是不会敞开心扉告诉我们他的真实想法的,我们无从得知他的需要便不可能让他满意。我还问如果患者说我想吸烟呢?工作人员说,如果患者要吸烟也要先说:可以的,只是你需要去一楼咖啡厅的吸烟角去吸烟。这样患者不会感觉被拒接了,而且只能在特定的场所吸烟,其实也就帮助患者限制了吸烟的次数。如果我们说:不,病房里不允许吸烟,那可能患者会躲到卫生间或者躲在病房里吸烟,其实这样更增加了吸烟的危险性,也是火灾的隐患。我问那如果患者家属要求早上的时候(查房时间)探视呢?工作人员说没问题,我们医院的探视时间是24小时都可以的。我们医院在千叶县,有些患者可能是来自东京或者更远的地方,家属来探视是不可以把人拒之门外的,而且如果把家属拒之门外这也会给患者造成心理压力。有家属从国外赶来的时候可能是半夜了,那也没关系,我们有专门的会客室,家属和患者可以在会客室里交谈,这样保证不影响其他人休息。我忽然间就醒悟了,这才是“以患者为中心”啊,患者的需要就是工作的内容啊,这样患者还怎么会不满意,医患关系还怎么可能不好?认识到这个问题,我想我在今后为患者服务的过程中,一定会改变工作方法和思维的,而且我也很想将我的这个理念和全院的护理姐妹们分享。

 

 突破科研瓶颈——没有捷径,唯有用功

 护理科研一直是我们国内护理事业发展的瓶颈,如何开展护理科研工作困扰着很多的护士。日本人总体水平是比中国人要用功的,大学里的教授更是如此,基本上天天加班到晚上10点以后,周末总有一天也是要到大学里加班的。我个人认为她们的优势是:第一,阅读量非常大。除了文献之外,相关的人文学、社会学的书籍读的也很多,所以写起东西来引经据典,有论据有出处,非常有说服力。第二,善于总结。每个人都有一个EXCEL文档,读过的文献都会按照作者、国家、杂志、研究方法、结论、个人备注等项目统计在这个表格中,这对于以后的参考和查找提供了很好的资料。第三,大家都非常积极地参加学术会议。在这一点上导师也非常开明,如果学生是去会议演讲的话基本上会负责报销参加学会所需的差旅费和会费。学术会议对于拓宽自己的知识面是很有帮助的,大阪大学保健系研究生院的研究生们基本上每年都会好几次参会的经历,博士生一般也都会有出国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机会。所以大家的科研思路会比较宽。

 

去年我们去日本的时候正值日中关系紧张,国内反日情绪异常高涨,家人和朋友都为我们的安全很是担心,不停地打听我们在日本的消息。其实日本人民非常友好,他们也不太关心政治,甚至我的导师还就两国关系的现状曾经向我道歉。不管是官方的参观也好,还是我们私下里旅行也好,只要一听说我们来自中国都会异常热情地对待。我感觉中日友谊真的是可以用“一衣带水”来相容,两国文化本就同源,之后又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真的是难分彼此。所以我个人真心希望中日两国世代友好。

 

一年的时间飞逝而过,在一生中不过是瞬间而已。在这一年里所学到的东西,对我思想观念的影响,我想一定会使我受益终生的。                


关闭